守護蜂家園 推廣天然原蜜

80 後的Lancelot,自小在城市長大,大學修讀數學,畢業後從事教育工 作。莫說養蜂,原本的他對大自然一草一木也相當陌生,談不上有什麼 認識;那因何緣故當上現代養蜂人,甚至建立品牌,推廣原蜜和普及有 關蜂的知識呢?

2017 年,因為腸胃不適和皮膚問題, Lancelot 在朋友推介之下,得知原蜜(raw honey)能夠紓緩狀况,於是希望尋來一試。只 是這種蜂蜜並不好找,「原蜜是指沒有經過高溫 消毒、加工加熱,直接在蜂巢提取而得的蜜糖。 坊間的上架貨品有較多保質規定,這種天然出產 的食品,很難完全符合要求。」Lancelot 說。

在中醫角度而言,「醫食同源」,食物不但 充飢果腹,亦有治療疾病之效。蜂蜜性平味甘, 具有補中緩急、潤肺止咳、滑腸通便的功效。 Lancelot 上網搜尋資料,終於找到在香港販 售原蜜的蜂場,不但順利紓緩健康問題, 還認識了養蜂 30 多年的葉偉強。「因為 土地問題,香港的蜂場買少見少,剩下 的多是村民自家飼養一兩個蜂箱,產量 僅夠自給自足,難以外銷。」跟葉偉強 愈熟稔,Lancelot 對蜜蜂愈有興趣,更萌生了自己養蜂的念頭。「他(葉偉強) 很慷慨,不但傾囊相授,還借出地方給我放置蜂箱。」

養蜂人傾囊相授 借出場地

除了請教前輩,Lancelot 亦翻閱不 少動物昆蟲學的書籍,學習如何 養蜂。他指出,適合人類飼養 的蜂類一般是蜜蜂(honey bee),因為牠們生性溫馴,

既採摘花粉,亦生產蜜糖。 「在香港常見的蜜蜂,一 般是中華蜜蜂和意大利蜜 蜂。前者是本地種,早已 適應華南地區的氣候,為 求生存,就算只得丁點花 蜜牠們會照樣採摘;後者 屬於歐洲外來品種,對花 蜜種類相對揀擇,但因產 蜜量較高,亦受到蜂農歡迎。」 在香港郊外常見的,還有獨居蜂(solitary bee)和蜜蜂的天敵——黃蜂 (wasp)。「相對蜜蜂,獨居蜂只授粉 而不釀蜜。黃蜂則侵略性高,會攻擊蜜 蜂和其他昆蟲,尾部蜂針毒性強,被螫傷時要小心處理。」 在一個人工蜂箱裏,往往架着數塊由蠟製成的長方形「巢脾」,容納成千上 萬隻蜜蜂置業安家、生兒育女。當中佔 近九成為工蜂,牠們一生奔波勞碌、勤 奮工作。剛破蛹而出的幼年工蜂,除了 學飛之外,已要負責照顧蟲卵;年輕工蜂在巢脾上,分泌蜂蠟製造六邊形的蜂 房,用以收藏花粉蜂蜜,或孵化蜂蛹。

成年工蜂的翅毛完全長成,牠們或終日往返蜂箱,四出採摘花粉,或留守蜂巢,不斷鼓動翅膀扇走蜂蜜的 水分,然後交由年輕工蜂吐蠟「封蓋」,妥善貯藏,留 待休整期食用。「整個過程,大約需要 7 至 10 天時間。在花源充足的流蜜期,工 蜂雖容易『過勞死』,但一般而言有 1 至 3 個月壽命。」較老的工蜂仍有其職務, 遇上外來侵擾的昆蟲,牠們會聚集在蜂箱門口,圍着敵方震動翅膀,保家衛國。 至於掌握生育大權的蜂后,一般擁有 4 至 5 年壽命;她領導群蜂,專責與雄蜂交 配,承擔繁衍後代的重任。「生理上,蜂后和工蜂均屬雌性。不過在蜂箱裏,只能 存活一隻蜂后,卻有過萬隻工蜂。」那雄 蜂呢?「雄蜂是季性 的。牠們的下場, 一是交配後因生殖器留在蜂后體內而死 亡,二是因為『不事生產』,成為蜂群中的廢物 ,在繁殖期後被工蜂咬死或趕走。」

建造安樂窩 不打擾蜜蜂作息

養蜂人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為 蜜蜂維繫一個「安樂窩」,讓 牠們順利採摘花粉,安心釀製 蜂蜜。Lancelot 記得第一次打 開蜂箱,即使戴着頭紗和手套, 看到數千隻嗡嗡叫、蠢蠢欲飛的蜜蜂時,仍不免

心裏發毛,戰戰兢兢。「當下總想着會否被螫傷, 是否會很痛呢!」他笑道。他的經驗是被蜜蜂叮 螫後,要趕緊拔走蜂針和內臟,免得傷口殘留毒 素,再塗上鹼性的肥皂水紓緩,傷處腫兩三天, 便會逐漸復元。「沒想像中那麼痛,起初皮膚會 有點過敏,後來慢慢適應蜂毒,也就沒事了。」 當然,他亦學懂在整理蜂箱時,特別留意自己的 呼吸節奏,免得令蜜蜂感到被騷擾而群起攻之。

現時,Lancelot 每周往返蜂場數次,按時檢查 蜂箱,確保蜜蜂健康成長,生活安定。「要檢查 蜂后是否健在,若『她』突然死亡或失蹤,或要合併蜂箱,好維持這箱蜜蜂的日常運作。」他 亦要保持蜂箱清潔,撿走箱裏各式各樣的昆蟲動 物,避免群蜂受到侵害。「中華蜜蜂會啃食舊的 蜂巢,咬到一地蠟屑,惹來巢蟲侵食,令蜂蛹無 法順利成長。」Lancelot 飼養的是體型較小的中 華蜜蜂,為了防止牠們患上中囊病(中蜂囊狀幼 蟲病)等疾病,他更在蜂箱噴灑特別調製的中藥, 增強蜜蜂的抵抗力。

「其實和種菜一樣,養蜂也要『睇天做人』。」 蜜蜂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便早上整理蜂箱, 不在傍晚打搞牠們;遇上橫風大雨,蜜蜂無法出 外採粉,他亦不會無故開箱騷擾。對於蜂蜜品質, Lancelot 亦有所堅持,他等待蜜蜂吐蠟封蓋後才 會提取蜂蜜,並留下足夠儲備給蜜蜂。「別忘了, 蜂蜜本就是牠們的糧食啊。中華蜜蜂主要在秋天 繁殖,冬天和春天釀蜜;夏天因為炎熱多雨,反 而是牠們的休整期。」

大自然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還會發生「走蜂」 和「盜蜂」之事。「有次因為蜂箱做得不好,天 敵黃蜂乘機飛了進去,令蜜蜂飽受滋擾,於是棄 家飛走。」他補充,如果蜂場附近植物不足,或 者花源質素欠佳,蜜蜂亦會因為無粉可採而「走 佬」。「亦試過一箱蜜蜂為了爭奪另一蜂箱的蜜 源,互相廝殺打鬥;開箱時眼見屍橫遍野,真是 說不出的心痛呢。」

他體會到,書本網絡無疑資訊豐富,但更多時 候需要實地體驗,了解大自然四季變化,才能掌 握蜜蜂的生活習性,人類亦應學習順勢而為,與 自然生態平等共處。「比如去年冬暖、今年春早, 龍眼和荔枝均失收。樹不開花,蜜蜂沒處採粉, 今年便出產不了龍眼蜜和荔枝蜜。」

「蜜蜂是自然生態平衡指標」

2018 年,Lancelot 成立品牌「香港原蜜」,透 過網絡和市集販售蜜糖,實行「產地自銷」;為 確保品質,他曾將出品交予專業機構檢測,驗證 當中並無重金屬成分。同時亦積極推廣有關蜂的 知識,與學校和機構合作,舉辦生態教育團,帶 學生走入蜂場,與蜜蜂近距離接觸。「從認識不 同蜂種,了解蜜蜂的存活,對自然生態平衡是何 等重要。」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數據指出,全球 有最少三分之一的食物依賴各種蜂類傳播花粉, 當中以獨居蜂佔絕大多數。可以想像,假如蜂類 絕種,不但很多植物無法繁殖,連帶動物和人類 亦會因糧食供應不足而迅速滅亡。「所以,牠們 是維持地球生態平衡的重要一員。」他解釋。

Lancelot 更嘗試建造小木屋「bee hotel」,為獨 居蜂提供一個安心產卵孵化的臨時居所,藉此讓 更多人有機會養蜂,幫助維持生態平衡。在其他 地方如台灣,城市養蜂頗為盛行,不少人會在花 園或天台放置蜂箱。他設計的小木屋不佔地方, 獨居蜂的生活形態亦較適合香港相對狹窄的飼養 環境。「在春天繁殖期,獨居蜂習慣產卵後,放 下糧食便飛走,bee hotel 就如臨時託兒所般,讓 蟲蛹有地方孵化成蟲。」

VL151019_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