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老師轉行養蜂 鄉村拜蜂農為師

「小蜜蜂,嗡嗡嗡,飛到西,飛到東。」小時的課本,總形容蜜蜂是勤力的動物,但當實物飛在眼前,拍翼發出「嗡」聲時,養尊處優的城市人,總避之則吉,「你認識蜜蜂後,會發覺我們的恐懼全是因為我們的無知。」說話出自眼前這位官仔骨骨,斯文企理的年輕小夥子Lancelot ,「我養蜂兩年多了,每一箱蜜蜂都有其特性,牠們普遍也很溫和。」逃離繁囂城市,躲在這小村落的他,摸着這一箱箱的「寶貝」,喋喋不休說着,「這箱你看到牠進進出出,很勤力;這箱正在對抗敵人,很具攻擊性……」

年僅31歲的Lancelot ,也許是全港最年輕的養蜂人,兩年前毅然轉行,全為了紓緩因教師工作壓力,而引致的腸胃問題,「外國回來的朋友說,如我找到原蜜吃,就不用服藥。」原蜜即是不經加工的蜂蜜,直接由蜂巢收採蜂蜜,再將蜂蜜入樽,好處是可保留蜂蜜最多的營養價值,與坊間在製作時有加熱步驟,使營養流失不同。

為了買到原蜜,Lancelot透過朋友,找上在元朗養蜂三十多年,人稱「蜂蜜王子」的葉師傳,半年間在食用蜜糖的過程中,除了身體有明顯改善外,心理亦慢慢轉變,「 接觸蜜蜂多了,發現蜜蜂也蠻可愛的。」有次跟師傅閒聊間,隨意地問了句可否學養蜂,葉師傅即大方答允,於是抱着「很值得做」的想法,踏上養蜂之路。

城市小伙子跑去養蜂,初期難免戰兢,「尤其當你開蜂箱,親手去取蜂脾時。」Lancelot笑指,被刺到是必需的,因為要看各人體質會否對蜜蜂敏感,「所以學養蜂的第一步,就是要被刺。」但他說,因為喜歡,所以有克服的勇氣。

對養蜂人而言,蜜蜂不是寵物,不是工具,而是室友。Lancelot說,平日毋須時刻照料,最主要的工作是檢查蜂箱內的狀況: 箱底髒了就清潔 ;蜂皇是否健康,蜜蜂沒食物就提供花粉等。而一到打糖(收集蜂蜜)季節,當觀察到蜂脾上出現了層蜂蠟,即代表蜂蜜已足夠,Lancelot就取出來,刮掉面層的蠟,放入打糖機攪拌,收集蜜糖,「養蜂是一種務農,令到越來越少人入行。」他嘆。

而他卻選擇放棄當老師的穩定工作,投身養蜂業,身邊的質疑跟支持皆有,「有時我工作不完全以薪金來衡量,反正人家的反對我也不會聽。」Lancelot自言只是初學者,未來仍有更多需要發掘,「我並非說想為這行業帶來甚麼變化,而是想為香港對蜜蜂的認識帶點變化。」

 

採訪:施海倫
攝影:魯雋華

From 飲女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