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展城市養蜂的可行性

香港發展城市養蜂是否可行?

城市養蜂就是希望藉由分享,進一步拉近人與人間的距離,並在過度人為的環境中營造一個建全的生態體系,讓生物可以共存共榮。

蜜蜂危機 – 全球蜜蜂的數量持續下降。

原因一:使用類尼古殺蟲劑

類尼古殺蟲劑

例如過去在蜜源植物使用大量類尼古殺蟲劑(益達胺(imidacloprid,又名吡蟲啉)、賽速安(thiamethoxam,又名噻蟲嗪)與可尼丁(clothianidin,又名噻蟲胺)等等
中大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陳竟明,研究環境生化學及毒性學,他表示:「類尼古丁殺蟲劑為一種神經毒素,昆蟲接觸或誤吃後,會與體內尼古丁乙醯膽鹼受體結合,阻隔神經信息傳遞,影響昆蟲走路及飛行,或因麻痺致死。」
「蜜蜂衰竭失調症候群」(colony collapse disorder, CCD)亦是問題之一。從2006年秋天開始,美國各地陸續傳出「蜜蜂神秘消失」事件,蜜蜂大規模離開蜂箱後離奇失蹤,蜂巢裏只剩蜂后和未成熟的幼蜂。需要授粉的農作物頓時陷入危機,除了美國,澳洲、巴西、加拿大、中國、台灣歐洲與其他地區,也傳出大量蜜蜂失蹤的現象

原因二:城市化的發展,令蜜源植物減少。

以香港為例,高級永續農業主任葉子林表示,「本地很多養蜂人也認為,現在養蜂相比三四十年前困難,主要原因是蜜蜂的蜜源樹木減少。荔枝或龍眼樹是本港蜜蜂主要的採蜜來源,以往許多鄉村也會栽種,但近二三十年,種果樹的人愈來愈少,而現存的荔枝和龍眼樹漸漸老化,蜜蜂依靠「食老本」,加上鄉郊發展,很多樹木被大規模砍伐,所以鄉村的果樹蜜源不理想。自然生態的變化,可從蜜糖收成中直接反映出來。」

全世界推廣保育

蜜蜂減少的現象已經到了必須正視的情況。歐美和台灣已經察覺這個問題,提高大眾對蜜蜂的認識,推廣蜜蜂保育。

歐美

在歐美,有不少大學和商業、政府機構都有在天台養蜜蜂。例如普克頓(Jean Paucton)在1981年就開始在巴黎歌劇院(Palaus Garnier)屋頂養蜂。歌劇院內禮品店所賣的「巴黎蜂蜜」價格高昂,為世界上最貴的蜂蜜之一。
澳洲雪梨的Lorien Novalis School也曾在校園內養蜂,以實際行動讓學生了解蜜蜂的重要性。

台灣

台灣松山社區大學與中崙高中合作開辦課程,在中崙高中的頂樓建置全臺北市第一個校園屋頂養蜂場,除了協助保育蜜蜂外,也帶領學員實際操作蜜蜂養殖、涵養蜜蜂相關生態知識,關心食農教育與食安議題,進而提升學生們重視環境生態與土地的價值。
台灣的兩個機構「城市養蜂 Urban Beekeeping」和「COME BACK to ME x 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將蜜蜂相關議題向知識推廣到全台灣。Qaquare 京站時尚廣場自2017年8月起發起「當獨居蜂住進京站小公寓Q Bee Apartment」計劃,為全台首家關心獨居蜂議題的百貨,希望進一步將環境的議題帶進生活中,拉近人與自然的距離,扭轉冰冷的城市水泥叢林。

香港

過去,位於尖沙咀的洲際酒店曾於2013年在天台養殖蜜蜂,於酒店天台建造蜂巢自製蜂蜜,成為香港首間酒店推行「都市養蜂」計劃。卻因地點問題而失敗告終,蜂蜜都飛走了。雖然如此,但背後的理念很值得支持:目的是推廣在香港市區養蜂、增加正在下降的蜜蜂數量及減少酒店的碳足印。
城市養蜂的理念

城市養蜂的核心不是飼養蜜蜂,而是建立「蜜蜂友善」的環境。除了令更多人諗識「蜂」,亦會認識不同的「蜜源植物」和四季變化。了解自然生態和認識

發展城市養蜂,並不是提高蜜蜂數量,而是提供一個合適的地方給她們成長、生存。城市養蜂的重點不只是「養蜂」兩個字,而是改善我們的環境,讓我們重新思考人、生態、經濟生產的良性循環和連結,並透過消費行為改變生產行為。

了解大自然,和蜜蜂的生態行為,建立正確的知識,以便認識牠們、親近牠們,即使無法養蜂,也可以適時、適地、適種蜜蜂喜歡的蜜粉/源植物,並減少有毒化學物的使用,提供蜂類適合居住及繁殖的棲地,使我們的生活以及蜜蜂永續生存,這也是一種愛護蜜蜂的方式,更是我們推動城市養蜂重要的精神。

推廣城市養蜂,可以由以下三個方向發展

(1) 不同學校、機構推廣和教育

(2) 建立獨居蜂生態箱(Bee Hotel)

獨居蜂是蜂的一種,種類是最多的一種蜂。不會生成蜜糖,但傳播花粉的效率卻遠高於蜜蜂。他們很害羞,不會攻擊人。Bee Hotel可以有效觀察蜜蜂生態

(3) 在大學和機構(如科學園、數碼港)建立蜜蜂箱

飼養蜜蜂需要的技術、環境和資金較多。適合由機構、大學等地方發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